当前位置:主页 > 作文素材 > 诗词鉴赏 > “手折衰杨悲老大,故人零落已无多。”的意思

“手折衰杨悲老大,故人零落已无多。”的意思

“手折衰杨悲老大,故人零落已无多。”这两句是说,今天我折柳为你送别,可惜我们都已经老了;我们的故旧大都过世,留下的已没有几个了,今天和你分别,谁知还能不能再相见,怎能不令人伤感?既表现了恋恋不舍之情,又表现了恐成永诀之感,因而倍感伤情,读之催人泪下。

出自刘长卿《七里滩重送严维》

秋江渺渺水空波,越客孤舟欲榜歌。

手折衰杨悲老大,故人零落已无多。

①老大:年岁已大。

②零落:此指过世。

赏析

诗题一作《七里滩送严维》。严维与诗人交往很深,相互唱和有赠送诗数首。“柳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酬刘员外见寄》),就是歌咏友情的名句。大历(766-779)年间,诗人再度遭贬睦州司马,时值秋冬之际,此诗约作于其时。

七里滩,一名七里濑,在浙江桐庐县严陵山西。岸边“两山耸起壁立,连亘七里,水驶如箭。”(《寰宇记》)其地临近睦州,唐时一度属睦州辖地。长卿再度贬谪,心情愤懑烦恼,“地远心难达,天高谤易成”的处境,自然形成“年光销蹇步,秋气入衰情”(《按覆后归睦州赠苗侍御》)的郁郁寡欢的冷落心绪。他是北人居南,所谓“相看尽是江南客,独有君为岭南人”,(包佶《岭下卧疾寄刘长卿员外》)心情的惆怅,自然难以名状,况且又碰上是一个萧瑟摇落的秋天。这些心绪自然会渗入诗中,首句点明时地。浙江流经桐庐县为桐江,七里滩属桐江一段。秋水上涨,浩瀚无边。放眼水流湍急的七里滩,故有“秋江渺渺”的触感。“空波”,指洪波,大波“水空波”意谓水生波,暗示“风”存在。秋风萧瑟,黄叶飘零,秋江起波,渺渺无际,此时送君南浦,不免黯然销魂。此句清空淡远,形成空寞萧条的氛围而笼罩全诗。严维,是越州山阴人,因此称“越客”。榜歌,船夫舟子之歌。“欲榜歌”,是说船家将要解缆,放歌启行。冷丁丁的“孤舟”,表现出友人此行的索寞。而“孤舟”即将飘荡于渺渺秋江之上,就显得更为空寂、冷落。“欲字也略略带出行子肠断,百感凄恻,“舟凝滞于水滨”,“櫂容与而讵前”,欲别未别,难以挥手的光景。

上二句的意致就已有些凄凉,“欲榜歌”又引出“手折衰杨悲老大”一句。折柳,本在寄抒别情,而肃霜之秋岂有青青之柳,只有凋零桔黄的“衰杨”摇落江头,物候节序的迟暮,又引发年华已逝的人生悲凉,由友及己,又由己及人,而连续滋发一句“故人零落已无多”。秋江离别,物衰人逝,给诗人带来重重的摆脱不得的失落感。这种“零落心态”,是安史之乱所带来的不可泯灭的时代伤痕和心灵阴影。不仅“故人零落”撞击诗人,而且社会衰退、人生无多、冷落寂寥、空寞萧条的时代心态病也在折磨诗人。空、残、寒、独、秋水、孤城、夕阳等字眼常常出现在诗人篇章。眼前情景,似乎也就成了“乱鸦投落日,疲马向空山。”(《恩敕重推使牒追赴苏州次前溪馆作》)山河荒寞,心中黯淡。家国、社会,似乎一切都在零落。其诗的感伤色彩可谓大历年间的时代特征。

本文地址:http://www.hlcydb.com/sucai/shici/617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或有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 上一篇:插秧诗二首
  • 下一篇:那一抹夕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