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作文素材 > 历史典故 > 洞房花烛夜的玩笑

洞房花烛夜的玩笑

引子

开玩笑是人与人之间常有的事,但玩笑有大小轻重之分,还要分开场合和具体情况等等,如果玩笑开得不当,一念之差就会酿出塌天大祸来。

1.洞房玩笑

从前李家屯有一个李员外,家产万贯,身边只有一子,名叫李军,父母一爱一如掌上明珠。李公子自幼聪明,七岁即到南学念书,且勤奋好学,十六岁时即读完五经四书,满篇学问。就在这年,李员外给他与西庄上的张员外之女丽娟定了亲。张小一姐一十八岁,乃闺中秀女,同样饱读诗书,窈窕淑女,如花似玉,双方门当户对。这年秋天,李员外择吉日与儿子完婚。 完婚头一天李军的几个同窗与他开玩笑说:“军哥!听说嫂子长得很美,今天夜里如果你不敢叫老婆子洗衣服,就要一辈子怕婆子!你敢吗?”

那时候堂堂男子汉如果怕婆子是十分丢人的事,同窗们本是一句笑谈,哪知他是个忠厚诚实的人,把同窗的话信以为真,于是坚定地说:“怎么不敢?我绝不做怕婆子的人!” 结婚这天亲友们都来贺喜,张灯结彩,吹吹打打,非常热闹。俗话说“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是人生最美好最高兴的时刻。他高兴极了,礼帽大褂,披红戴花,拜堂成亲。可是拜堂时新一娘一的蒙头红把脸盖得严实的,看不到面容。他恨白天太长,巴不得天马上黑下来去见一娘一子。她焦急地等着,终于盼到天黑了。想着今天夜里就可以见到如花似玉的一娘一子了......又等到闹房的都走净之后,他开始准备进洞房了。按当地习俗,他整好衣冠,提着茶壶兴冲冲地向洞房走去。刚要进门,忽然同窗们给他说的一句话在耳边想起。他想,我说到一定做到,决不食言!于是他回头到书房里拿了一件准备让一娘一子洗的衣服,又向洞房走去。进了洞房抬头一看,新一娘一长得真如天仙一般!正坐在床沿上等着丈夫的到来。李军不慌不忙走到床前把茶壶往桌子上一放严肃地说:“请喝茶!”

一娘一子抿嘴一笑,现出两个酒窝,欠身施礼,娇滴滴地说:“不渴!相公请坐!”

公子见到这温柔善良、花枝招展的一娘一子,洗衣服的事思想上有些动摇了。但又一想,同窗们说的是,我不能做个怕婆子的人!于是又壮了壮胆板起面孔说:“我有一件衣服,请一娘一子给我洗洗!”说着他把衣服递给了新一娘一。新一娘一接过衣服即刻傻眼了,心中像开了锅。她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丈夫是个傻子?看来不像,他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白面书生。但他为什么第一一夜就命我洗衣服呢?他一定是个面善心恶的人!今后我们该怎么过日子呢?如果我不去洗,他一定不愿意,我就有失妇德。女儿未嫁从父,出嫁从夫......想着想着她不由得泪流满面,拿起衣服就向外走去......

2.逃离家门

丽娟哭哭啼啼迈动金莲走出洞房。此时李公子也有些后悔,想到我这是干什么呢?这不是戏一弄一娘一子吗?有心喊她回来,可是又一想我怎么向同窗们交待呢?唉!反正她同意了,就由她去吧。于是就坐下来等新一娘一去洗衣服。的确,在男尊女婢的旧社会,妇女不算人,妇女掉两眼泪又算什么呢!何况他是大家公子,有钱有势,死了还可以续娶啊!

这天夜里虽然满天星斗,但是没有月光,院子里仍然黑一洞一洞的。张丽娟也是个大家闺秀,有丫鬟侍女侍候,从来没给自己洗过衣服,更没给别人洗过衣服,她不知道怎样洗衣服。这时她来到天井院内,越思越想越难过,泪流不止!她想:我到哪里去找水井呢?他哪里是让我洗衣服呢!明明是戏一弄我,欺侮我,仗势欺人,拿我不当人看待!我就是个丫鬟使女也不能叫我黑天半夜来洗衣服啊!他以后会怎样对待我呢,我们以后又怎么在一起过日子呢?......想着想着还真的来到了一口水井边,她看了看井边没有洗衣裳的盆子和水具,怎么洗!即使有我也不会洗,难道命该如此,是上天神灵和丈夫特意一逼一我投井吗?她看着黑一洞一洞的井口好像张着大嘴要吞吃她。她反复想: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难道他另有新欢想休掉我一妈一?......她想了许多许多,越想越想不开,于是就想投井自尽。可是她转念又一想,不能死,不能上他的当,我要逃生,要熬着他!不能在他家做奴隶!于是她把衣服投在井里,算是与自己顶罪,然后向北磕了仨头,谢过生身父母,就哭哭啼啼,不敢出声,悄悄地向大门口走去。恰巧大门还没关,她就含一着心酸的眼泪离开了李家的家门。

再说新郎,在洞房里一等二等新一娘一也不回来了,怀疑她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于是就到外面去看看。走到井边一看没人,心想:坏了,他开始后悔了。就赶忙到四处去找,也没找到,就有些害怕了。于是就在院子里喊起来:“一娘一子,一娘一子!你在哪里!”

无人应声,他更害怕了,认为一定出了什么意外。后悔自己不该听同窗们的话,不该这么无情。现在人不见了,他心急如焚,必须去上房告知父母。他见了父母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李员外气的暴跳如雷,骂道:“你这个孽种、蠢货、混蛋,坏了我家的门风,惹下了塌天大祸!”说着,摸了个棍子就打,被母亲慌忙拦住。

母亲气得光掉泪不知说什么好,劝老头子说:“别打了,找人要紧!”

于是一家人赶快去找新一娘一。首先用竹竿子在井里打捞了一遍,只捞出一件衣服,其余什么也没有。他们又在院里院外和邻居等各处,找了一一夜也没有找到。第二天又在全村和邻村也没有找到,音信皆无,都彻底失望了。第二天就告知了丽娟的一娘一家,张员外听说当然不愿意,说这样活不见人死不见一尸一,绝不能善罢甘休,但也不能马上去打官司。,找找再说。李员外于第三天就领着儿子去西庄上给他岳父岳母跪门请罪。李军双膝跪在岳父母面前,大哭不止,说上了同窗们的当了,罪该万死,任岳父岳母处置。

岳父岳母这时也无可奈何,说:“人如果能回来,仍是贤婿,好亲戚,找不回来女儿不能与你们善罢甘休!起来吧!”

李军父子无话可说,只得答应回去继续找人暂且不提。

3.悬梁自尽

张丽娟出了大门东张西望,又作难了,心想:我上哪去呢?哪里是我的安身之地?人到难处想亲人,这时她很自然地想到回一娘一家,准备以后再嫁。可是她转念又一想,不行啊!爹爹是个有名望的人,我如果回到家中,这件事我说不明白,亲戚邻居都会认为我是被丈夫休了,而且是在洞房花烛之夜休的,那就成了天大的笑话,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就是给我父母丢人。父母不但不支持,不让我进家,还可能一顿毒打把我赶出家门。同时她又想到,一女不嫁二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活着是人家的人,死了是人家的鬼!一个被男人休过的女人还有何颜面再嫁人?!所以尽管有千言万语想向爹一娘一倾诉,也不能去了。

那么再去那里呢?去姑姑家、姥姥家等也都不是容身之地,更不是个长法。那就到处流一浪一讨饭为生吧!可是再一想,一个女孩子能抛头露面到哪去呢?能走多远呢?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呢?......所以她想来想去泪如雨下,觉得无路可走,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死,她哭得更伤心了,又想到死也没个地方啊!到哪里去死呢?怎样去死呢?夜深人静,她没头魂似的穿街过巷,这时她来到了村外,见村头有一个车屋,是个敞篷,就悄悄地进去看了看,没有人,只有一辆大车。她想,这里正好是我归天的地方,可以站到车上悬梁。于是她就慢慢地爬到了车上,又望了望屋顶,想到没有绳子怎么上吊呢?又一想有了,裤腰带不可以做绳子吗?还管什么丢人不丢人。这时她又想到‘人死不能复生’,死了就回不来了。于是她又坐在车梆上,静了静,翻来覆去地想了想前情后事,是否还有条生路,以免后悔。她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开,认为丈夫的一逼一迫就是自己的命运,我路可选,什么时候也熬不出来,只有死路一条!

于是她解一开腰带做绳子,决定悬梁自尽。她听说上吊要系活扣,越吊越紧,一吊就死。于是就用腰带在梁上做了个活扣绳套。临死关头,她万分悲痛,望着绳套,泪沾衣衫,不由得就轻轻地哭出声来:“爹爹啊!一娘一啊!女儿不能报答您的养育之恩了!望您保重,女儿提前走了!......”说罢他用手分开套扣,钻进头去,套在脖子上,用腿一蹬,两眼一闭,头一蒙,双手一松,悬梁自尽了!

4.乞丐救命

俗话说,人不该死有人救,丽娟的动作和哭声惊动了一个人。原来在大车底下睡着一个乞丐,他讨了一天饭,又困又乏,就抱了一抱麦秸铺在车底下和衣而睡了。一觉醒来,他听见车上有动静,以为是老鼠,并没介意。又停了一会他听见有个女子的啼哭声,仔细一听就在屋内。但他并不害怕,俗话说‘人穷胆大’,一无所有,不怕天、不怕地、不怕鬼神。于是他悄悄地从车底下爬出来想看个明白。朦胧之中他看到有一女子在车上好像是在上吊,而且哭哭啼啼。他想:不行,我不能见死不救看着她死啊!正当丽娟往绳套里伸头的时候,乞丐忽然喊起来:“小一姐慢来,小一姐慢来!有什么屈情值得一死!”

丽娟被他的喊声惊动了,大吃一惊,知道屋内有人死不成了,就停止钻套说:“你是何人?”

乞丐说:“我是个要饭的,你不要害怕,你下来给我说说原因,有什么屈情,或许我能帮住你!”

丽娟无奈只得下来倾诉冤屈。她与乞丐对面坐下,花郎隐隐约约看到她的头饰和穿戴,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仙女一样,又像是个刚出嫁的新一娘一。就问她:“你不要啼哭,我是个好人,绝不会伤害你,你说说你家住哪里,姓什么叫什么,有什么屈情,为什么来这里寻死?”

丽娟看了看花郎,二十多岁,虽然衣衫褴褛 ,倒也面善,五官端正,眉清目秀,不像个坏人,于是就说:“我家是张家庄,姓张名丽娟,这个庄叫李家屯,我嫁给了李家屯李员外之子李军为妻,今日洞房花烛之夜......”她边说边擦眼泪,把事情的经过全告诉了花郎。

花郎听后同情地说:“这李军也太无情了,真不是人!可是你也不能因此死去啊!要再找个地方活下去,或许比跟李军更好些!”花郎这话是有意想收丽君为妻,先试探一下。 丽君说:“我没有地方可去,所以才来到了这里寻死!”

花郎心想:这样如花似玉的姑一娘一,死了多可惜啊!跟我不行吗?但是不好明讲,又进一步试探说:“你住在我家好吗?我不会亏待你的!”

丽君为难了,心想:看样子他有心收我为妻,我该如何应对呢?先问问她的情况吧!就说:“你家住哪里,姓甚名谁,家中还有什么人?”

花郎一听有门儿,于是说:“我家在离这里三十里路的王家屯,姓王,排行第二,没有大号,人称王二。我三岁丧父,兄长早亡,家中只有老母,母子相依为命......”说到这里他吞吞吐吐地不想说了。

丽君已经明白一二,接过来说:“讨饭为生,是吗?”王二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丽君接着说:“俗话说‘穷没根富没苗’,穷怕什么!可以富起来吗!”

王二一听,更有门了,非常高兴,就问:“那你跟我去吧!我有一辆小破平车,可以推着你回家!”

丽君一想:说不定李军还有回心转意之时,要想活下去,要想知道李军的后事,也只有暂时找个安身之地了,于是就答应了他的要求。丽君擦干眼泪,脱一去嫁娶的外衣,坐上了王二的小一平车。王二欢喜万分,浑身是劲,推着一个仙女般的新一娘一,飞也似地向家推去。他越推越高兴,越高兴越有劲,一气推了三十里,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终于到了家门口,天已大亮,高兴地喊道:“一娘一!一娘一!我来了!”他一娘一从来没听见儿子这么高兴过,赶忙走出屋门一看,真是喜出望外,见车上坐着个新媳妇,心想:这是谁呢?八成是我的儿媳妇来了!

5.节孝报恩

张丽娟被乞丐王二用小一平车推到家中,算是无奈之下找了个安身之处。但她早已做好思想准备:一定要保持贞洁,绝不失一身。她下了车子看了看王母,约有六十多岁,大高身量,慈眉善目,黄白面孔,穿一身老兰衣裳,补了几个补丁,倒也干净利索。再看看她的院子,有三间低矮的土房,还有一间小厨屋。破旧的小院杂乱无章,没有大门。

王二首先介绍说:“这是我一娘一!”

丽娟上前道安:“大一娘一好!”

“好,好!”老一妈一一妈一高兴得合不拢嘴。

三人进屋落坐,叙谈来的经过。丽娟首先对王母说:“你儿子是个好人,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一定要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接着王二向母亲介绍了丽娟上吊的原因和救丽娟的经过,说的母亲眼含热泪,丽娟也难过得掉下泪来。

王母说:“好苦命的孩子啊!你来到俺家就不会受气了,俺那儿子可是个老实人哦!就是家里穷点。”

丽娟听出了王母的言外之意,是把她当成儿媳了,只是点点头,没说什么,王母以为丽娟同意了。晚上丽娟与王母同歇,王二在厨房里睡。住了三天,丽娟看到他母子二人确实都是好人,相处和睦,并无歹意,就决定住下来安身。又过了一天,王母觉得一直这样不行啊,就与丽娟商量说:“我想请人看个日子,给你们两个完婚,好吗?”

聪明的丽娟听后不由得扑簌簌两眼落泪说:“一娘一啊!我已想好,我是已嫁之人,不能失节!我只是在这里暂时安身,说不定李军还有回心转意之时。再说,您知道一女不嫁二男!我辜负了您的一片好意!可我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我一定要报答二哥的救命之恩!现在我就认您为干一娘一,您就像我的亲一娘一,二哥就像我的亲一哥哥,我就是您的亲闺女!”说着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王母一看傻眼了,认为媳妇是娶不成了,怎么办?也只好听任丽鹃的,说了声:“女儿快快请起!”双手把丽娟扶起来。

丽娟接着说:“我身上的首饰、珠宝玉器让二哥拿到金店卖了,足可以买几十亩地,还可以盖一处院子,给二哥娶个媳妇,那时就可以富起来,过上美满幸福的日子。”

母子二人听了非常满意,王母说:“还是俺闺女想得好!”

于是丽娟就将自己的首饰和珠宝玉器悉数交给王二,卖了几百两银子,于第二年春天就买了五十亩地,盖了一处四合房的院子。村上的人都认为王二娶了个媳妇发财了,其实他还是个单身。有知情的媒人就纷纷上门给王二说媒,结果年底就娶了个称心如意的花媳妇。

6.天火报应

大凡一个人做了亏心之事,心里总是不安,总是要遭到报应的。

首先,张丽娟的失踪给李军造成了极大的一精一神压力。人命关天啊,尽管岳父母暂不追究,但是于心不忍对妻子有愧啊!一个年轻貌美的一娘一子被一逼一得下落不明,她到底到那去了呢?是死了还是活着?他终日忧心忡忡,吃不好睡不宁。

这还是小事,俗话说祸不单行,就在这年冬天,家中又失了无名天火。那时又没有救火机,用盆盆罐罐泼水无济于事,只见火光熊熊,浓烟滚滚,热一浪一翻腾,砖瓦乱飞,50米之内不能偎人!眼看着一片楼堂瓦舍顷刻之间化为废墟,片瓦无存,家产一空!再说李员外,因为儿子不成器,一逼一儿媳出逃,无脸见人,终日闷闷不乐,又加失了天火,自己的祖业和个人的一生积蓄化为乌有,竞得了个气恼伤寒病,医治无效,一命呜呼!李军给老爷子治丧又卖了很多土地,结果是家破人亡!母亲也因灾祸连连,经受不住这些折磨,终日默默不乐,忧虑成疾,卧床不起,母子二人住在失火后仅存的两间小屋里,苟却偷生。

街坊邻居更不用说了,对李军不但不同情,反而还不泄恨。说他是自己找的,自作自受,天理难容,活该!还有的说,失火是他媳妇在一陰一朝地府告状让他还账的!没要他的命就便宜他了!还有,人穷了,亲戚朋友也没有了。俗话说‘门前放着要饭棍,亲戚邻居都来吝’,‘门前拴着高头马,亲戚朋友来到家’。自己家破人亡,没有了亲戚朋友的接济,母子二人天堂似的生活一下子掉到地狱里,李军从此讨饭为生,沦为乞丐,这可能就是对他的应得的惩罚。

再说李军的同窗也都后悔不已,后悔当初不该给他开这样的玩笑,造成了塌天大祸,实在可怜!他们都劝李军:你的一娘一子可能没死,可能在什么地方寄宿等着你呢。你要一边讨饭一边寻找,一个村一个村地询问查找,我们也帮你打听,说不定哪一天就能找到新一娘一,重新一团一圆,千万不要走绝路。

李军觉得同窗们说得也对,书是不能念了,就以讨饭为生寻找妻子吧,或许有一天能够找到。这种想法对他也是一个一精一神寄托,增加了它的力量。于是他就拉起要饭棍,天天到各村讨饭寻找妻子。他走了一村又一村,串了一乡又一乡,周围十里八乡都找遍了,仍然杳无音信。但他并不灰心,继续向外寻找,一直找到来年快割麦子的时候也没找到。他又决定到更远的地方去干活继续寻找。由于他早出晚归,吃喝不好,还要照顾老一娘一,劳累过度,就越来越黄瘦了。

7.异乡巧遇

王二一年之中发家致富,良田半顷,深宅大院,娇一妻善良,车马农具,一应俱全,过上了美满幸福的生活,都是王二行善救命,干妹妹丽娟报恩的结果。所以丽娟又成了王二一家的恩人,全家对她极其敬重,感激万分,敬为上神,说一不二,这却不提。

且说这年王二种了四十多亩小麦,长势喜人,丰收在望。麦收季节是当地最忙的时候,俗话说‘蚕老一时麦熟一晌’,要抢收,叫‘虎口夺粮’,割麦时要觅短工抢时间收割。王二觉得忙不过来,那时候有专门的短工市场,王二就到短工市上觅了五个短工。五个短工一起割麦,其中有一个割得最慢,根本不会割,王二一看还是个小伙子,衣衫不整,面黄肌瘦,就问他:“你会割麦子吗?你这样子还出来打短工?人家谁要你!”

他看了看王二无可奈何地说:“我是不会割麦子,可是家里穷,没办法出来混碗饭吃!不要钱!”

王二看着他很可怜的样子,就说:“你别割了,你给我帮着捆麦子吧!”于是他两个就捆起麦子来。

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丽娟送饭,忙着给他们端饭端菜,看到其中有一人好像面熟,见过一面,怀疑是自己的丈夫,但又一想,也不可能,他是个大家公子,为什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呢?......饭后丽娟给二哥说:“二哥,下午你问问那个年轻人到底是哪里人,为什么出来打短工?......”

王二说:“是,我也正想问问!”

下午又去干活了,还是捆麦子。他们干着活,王二就问那小伙子:“看样子你不是个农民,你家在哪里,为何出来打短工?”

他说:“我确实不是农民,没干过活。我家在很远的李家屯,我打短工一是为了混饭吃,二是为了寻找一个人。”

王二惊奇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寻找什么人?”那人说:“我叫李军,寻找我的妻子。”

“你的妻子到哪去了呢?”王二进一步追问。

李军伤心地说:“说来话长,只因洞房花烛之夜开了一个玩笑,我让她去洗一件衣裳,他就一气之下逃走不见了,悔之晚矣!”

王二明白了,原来这就是妹妹的丈夫到了,惊喜万分。他又问:“你还卖弄诗文,什么悔之晚矣!你说说你为什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他吞吞吐吐地说:“妻子失踪后,祸不单行,不久我家就失了天火,家产一空,父亲也气绝身亡了。”说着就流下泪来。

王二又说:“心里难过就不要说了,今天你就不要走了,留下你明天继续在我家干活!有饭吃!”

李军想:人家留短工都是留干活好的,他却可怜我,留我这个不会干活的,真是个好人啊!晚上喝完汤,别的短工都走了,真的把他一个人留下了,并且给他找了个单间住下,他真是又高兴又莫名其妙。

8.泪洒衣衫

晚饭后王二高兴地跑到丽娟房里说:“妹妹,好消息!妹夫来到了!”

“瞎说打嘴!”丽娟不敢相信,但又希望是真的,于是追问他说:“他到底是谁,怎么说的?”王二就把询问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丽娟。

丽娟高兴万分,巴不得马上见到他,接着问:“人在那里?”

王二说:“不要慌,我已经把妹夫安排在一个房间里了!请妹妹前去会话!”

丽娟说:“不要说得太早!天底下重名重姓的很多,认错了更是天大的笑话!”

“妹妹说的是,我觉得没错,请妹妹细问!”

二人同时来到李军的房间,落坐后,丽娟看了看李军虽然衣衫褴褛,但是眉清目秀,确实好像那位官人,但还要认真盘问,以免错认,就首先发话说:“这位客官,你家住哪里,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来到这里打工?”

李军望了望丽娟也好像面熟,像是妻子丽娟的模样,同时也产生了许多疑问:她为什么来到这里呢?她是否嫁给了这家主人?......不管怎样,这是人家的家,我还是说说自己的家乡身世和悲惨遭遇,看她有什么反应。于是他把自己如何受骗,如何让一娘一子洗衣一逼一得她至今没有音信,如何失天火家破人亡,又如何讨饭为生寻找一娘一子等等说了一遍,边说边流泪,感动得她兄妹二人也掉下了眼泪。

丽娟听后知道丈夫有反悔之心,是一个忠于一爱一情的人,心中暗喜,又问道:“现在你这样想她,当初你为什么让她洗衣裳呢?”

丽娟这样一问,李军哭得更伤心了,他说:“都怪我怕落个怕婆子的名,所以就——”

“所以就不管你妻子的死活!一逼一着他去洗衣裳!”王二一句话说得李军低头不语。王二又说:“你认得这位女子是谁吗?”

李军已经知道,这个女子八九成就是他的一娘一子,心中欢喜,谢天谢地可把她找到了,但不敢明讲,也不知道她的心变了没有,是否已经改嫁。所以抬头看了看丽娟说:“不敢冒认!”稍停,王二有些生气地说:“他就是你的妻子张丽娟!”

“不,不是,我不知道现在她是谁的妻子!”李军故意把“现在”二字说得很重。

丽娟听出来了,他是怀疑我和王二已经成了夫妻。这时丽娟止不住两眼落泪,恨不得上前打他几个耳光。又一想,他已经知罪,也没有忘我,可以原谅。再说我的情况他还不知,难怪他怀疑。于是向王二说:“你告诉他我现在是谁的妻子!”

于是王二就把丽娟为何出逃,为何悬梁自尽,为何来到王家屯,为何认干亲守节报恩等等细说一遍。

李军听后才知道一娘一子是个好人,感动泪如涌泉,扑腾双膝跪地,向妻子磕头求情求饶:“一娘一子恕罪!一娘一子恕罪!”

温柔善良的丽娟见丈夫磕头求情,说:“知错就行了,起来吧!”

于是夫妻二人不约而同地抱头痛哭,泪流成河!久久不能分开。

“不要哭了!悲伤过度防肠断!”王二见她(他)们哭得过于悲伤就劝说道,“都是一家人了,有话慢慢说。妹婿今后不要再讨饭了!就住在我家,我这里吃、穿、住、用,什么都有,过几天就好了。”

夫妻二人这才分开,李军擦擦眼泪说:“谢谢兄长!我不能在这里住,家中还有老一娘一等着吃饭啊!”

王二一想也是,妹婿还是个孝子呢,于是说道:“这样吧!明天停止割麦,我套上轿车子送你们去!”

9.破镜重圆

第二天,王二套上一辆新轿车子,把李军、丽娟送到李家屯,然后回来收麦,不必细表。

且说,李军见了母亲高兴地说:“一娘一!丽娟回来了!”

“啊!你说什么?”母亲惊奇地问,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李军又说了一遍,母亲再问:“是真的吗?人在哪里?”

“儿还能给母亲说谎不成,你看,就在眼前!”李军指了指丽娟说。

丽娟上前深施一礼说:“婆母安好,儿媳有礼了!”

李母抬头一看,只见眼前站着一位貌若天仙的女子,高兴万分,十分大病好了八分。她从床上坐起来说:“儿媳落座!可想死我了!”她激动得掉下了热泪,停了停又说,“自走后,咱家祸不单行,失了天火,老爷也气死了。我们好命苦啊!你是到哪去了呢?让我们好想好找啊!”丽娟就含泪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婆母说:“好孩子,让你受苦了!可是你大难不忘我儿,真是个好人啊!”

丽娟说:“都是我父母的

[1][2]下一页

本文地址:http://www.hlcydb.com/sucai/lishi/609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或有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