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读后感 > 鲁迅采薇读后感

鲁迅采薇读后感

鲁迅采薇读后感和伯夷相比,叔齐是不 “超然”也不 “闲适”的。在养老堂里,他仍然关心着世事,拜访太师疵、少师强;对商王的无道和罪行也是了解的,并有自己的看法即“变乱旧章,原是应该征伐的”,又以武王兴兵为“以下犯上,究竟也不合先王之道……”;虽然他恪守“悌”的礼教道德,但对伯夷要他不问世事 “心里其实并不服气”,认为那是“为养老而养老”;此后武王出兵,是他最先知道消息;扣马而谏,是他“拖着伯夷直扑上去,钻过几个马头,拉住了周王的马嚼子,直着脖子嚷起来”;而逃出养老堂,也正是他的主张,而出逃的理由,正是他所说的武王“不料竟全改了文王的规矩”,“不但不孝,也不仁”;这些都表明,叔齐是不主张也不追求“超然”和“闲适”的。甚而至于有时的想法,也有不够“悌”的地方,如“在心里想:父亲不肯把位传给他(伯夷),可也不能不说很有些眼力”。这就是对于伯夷的不满了,虽未说出口来。而他们的诗“上那西山呀采它的薇菜,/强盗来代强盗呀不知道这的不对。/神农、虞、夏一下子过去了,我又哪里去呢?/唉唉死罢,命里注定的晦气!”从性格上看,恐也出于叔齐之手,当然在首阳山,伯夷的不“超然”的一面也显示出来,这诗也体现了他的思想。诗的内容,很显然是发自己的感慨,但也有议论朝政、攻击时政的地方。这样看来,叔齐虽然逃离孤竹国,避位让兄,其原因并不在于要“超然”。而他在养老堂和以后的言行心思,都表现出对于社会与现状的不满以及强烈的参与社会的意识,是不能和伯夷等同而论的。

鲁迅采薇读后感

“老天爷的心肠是顶好的,”她说。“他看见他们的撒赖,快要饿死了,就吩咐母鹿,用它的奶去喂他们。您瞧,这不是顶好的福气吗?用不着种地,用不着砍柴,只要坐着,就天天有鹿奶自己送到你嘴里来。可是贱骨头不识抬举,那老三,他叫什么呀,得步进步,喝鹿奶还不够了。他喝着鹿奶,心里想,‘这鹿有这么胖,杀它来吃,味道一定是不坏的。’一面就慢慢的伸开臂膊,要去拿石片。可不知道鹿是通灵的东西,它已经知道了人的心思,立刻一溜烟逃走了。老天爷也讨厌他们的贪嘴,叫母鹿从此不要去。您瞧,他们还不只好饿死吗?那里是为了我的话,倒是为了自己的贪心,贪嘴呵!……”

鲁迅采薇读后感

举《理水》开篇一段为例:

推动平台建设。推进国家级轨道交通认证中心——“交铁检验认证中心”(JRCC)建设;加快西南交大高速铁路运营安全空间信息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建设;推动四川省先进轨道交通装备创新中心、成都轨道交通产业技术研究院尽快开展工作;推动建设一批科研创新基础设施和平台,打造国家级轨道交通检验、检测、认证基地。

据悉,机车乘务员(火车司机)百趟赛,全称叫“机车乘务员百趟安全竞赛”,最早起源于成昆铁路原西昌铁路分局,至今已有30多年的历史。

《故事新编》历来有各种解读的版本。作为短篇小说,《故事新编》具有极大的供人解读的空间。之所以能不断地被赋予新的理解,大概跟《故事新编》亦庄亦谐,似褒似贬的语言风格有关。在《故事新编》中,鲁迅的情感倾向并不明显,他似乎在戏谑一切人物,也在疏离一切“意义”。人们于是猜度,对忠义者,对创造者,对复仇者、实干者,鲁迅所持的态度究竟是肯定,是嘲弄和怀疑,还是否定,各家各持己见。此外,在《故事新编》中,每篇小说都大量出现了与主角持的不同观点,抱的不同心理,发的不同声音,为人们揣摩作品的深层思想造成歧义和困难,从而呈现了不同层面,各种角度的多样性结果。

“老子死了不葬,倒来动兵,说得上 ‘孝’吗?臣子想要杀主子,说得上 ‘仁’ 吗?……”

阿金只是小丙君家里的鸦头,一个奴才的奴才;却秉承其主子的心意,向小丙君学舌,去给予伯夷、叔齐加以最后的致命的一击,最终致他们于死地。这是一个充满着流氓气息、没有自己思想、一直以当稳奴才的奴才而自足的长舌妇形象。在伯夷、叔齐死后,她甚至还制造关于他们贪心的流言,既推托了自己的责任,可以心安理得的当奴才,又使他们死后更蒙上了 “贪心”、“撒赖”终遭老天厌弃的流言,显示出这类人的丑恶和阴险。

三合开奖结果搅珠澳门:“个人住房贷款”的奶酪将被公积金抢走?

“我今天去拜访过了。一个是太师疵,一个是少师强,还带来许多乐器。听说前几时还开过一个展览会,参观者都 ‘啧啧称美’,——不过好像这边就要动兵了。”

针对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提案工作,委员们建议:加大考核力度,强化跟踪督办,改进提案答复方式,努力提升提案办理质效。建立提案办理长期跟踪机制和复办机制,加强对重点提案和社情民意的追踪、关注和落实,避免出现提案提得多、办得快,但回复后持续关注度不够的现象。委员们还就进一步强化政协专委会职能、加强和改进民主监督工作等提出意见建议。

在第四节,也就是最后一节,场景发生了转换,作者将时间一下子带到了多年以后,大禹治水成功回京向舜汇报,并被托付国家大事的情景。

上传日期:2017-02-11 14:47:29|

“他们不配我来写,”他说。“都是昏蛋。跑到养老堂里来,倒也罢了,可又不肯超然;跑到首阳山里来,倒也罢了,可是还要做诗;做诗倒也罢了,可是还要发感慨,不肯安分守己,‘为艺术而艺术’。你瞧,这样的诗,可是有永久性的:

“鲜的!”

作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创意伙伴,香港设计中心行政总裁利德裕认为,在合作和竞争的大环境下,大家都在寻找创新的机会。他留意到,四川历史底蕴深厚、文化资源丰富,对提升传统文化价值以及对优秀设计产品的需求都在逐步增加,“我们很乐意通过香港设计营商周、DFA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展等交流平台,让四川和香港在城市设计、企业创新、品牌发展、产品服务等方面达成合作。”

小丙君是作品中另外一个很有特色的形象。他本是商王的奴才,“原是妲己的舅公的干女婿,做着祭酒”;纯粹是一个帮闲的角色;而这个靠裙带爬上去的家伙,仍然精于看风使舵之术。“因为知道天命有归,便带着五十车行李和八百个奴婢,来投明主了。”“他喜欢弄文学”,“已做好一本诗集子”。他自鸣清高,因村人“不懂得文学概论”而气闷。但这位“首阳村的第一等高人”对于伯夷、叔齐的行为却大为不满,作为新朝的新奴才,他对这先朝遗民有一种天生的反感,因为自己已投明主,所以就有已成奴才的优越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难道他们吃的薇, 不是我们圣上的吗?”转仕新朝,立足尚未稳,即以当稳了奴才的身份而自豪自夸,这种心情,在“我们圣上”的媚态十足而极为气壮的话语中显示出来了。而作为懂“文学概论”保有四十车货物、七百五十个奴婢的阔人,又做有一个诗集的评论家,诗人,更从自己特有的帮闲文学观出发,指责伯夷、叔齐“第一,是穷:谋生之不暇,怎么做得出好诗?第二,是 ‘有所为’,失了诗的 ‘敦厚’; 第三,是有议论,失了诗的 ‘温柔’。尤其可议的是他们的品格,通体都是矛盾”。“都是昏蛋,跑到养老堂里来,倒也罢了,可又不肯超然;跑到首阳山里来,倒也罢了,可是还要做诗;做诗倒也罢了,可是还要发感慨,不肯安分守已,‘为艺术而艺术’。你瞧,这样的诗,可是有永久性的”;“温柔敦厚才是诗。他们的东西,却不但 ‘怨’,简直‘骂’ 了。没有花,只有刺,尚且不可,何况只有骂。即使放开文学不谈,他们撇下祖业,也不是什么孝子,到这里又讥讪朝政,更不象一个良民。”简直是一副拉开架势为统治者、当权者帮闲的帮闲文人的腔调! 当然,小丙君的这些话中,有些并不是那个时代的人能够讲出来的。但鲁迅把现代人的语言和古人的语言杂糅一起,同时从现实和古代人的生活中去攫取题材,最终作用于现实生活,为现实的斗争服务,显示出奇特的战斗效益和艺术风貌!

打定主意之后,心地倒十分轻松了。叔齐重复解衣躺下,不多久,就听到伯夷讲梦话;自己也觉得很有兴致,而且仿佛闻到茯苓的清香,接着也就在这茯苓的清香中,沉沉睡去了。

“这时候是‘汤汤洪水方割,浩浩怀山襄陵’;舜爷的百姓,倒并不都挤在露出水面的山顶上,有的捆在树顶,有的坐着木排,有些木排上还搭有小小的板棚,从岸上看起来,很富于诗趣。”

在其他几篇中这种现象也很常见。比如羿的光辉事迹不被普通民众所了解,他与民众的隔膜;《铸剑》中看客的围观对刺杀意义的消解;《采薇》中两兄弟死守所谓的“礼”被众人嘲笑;庄子与被复活的大汉的矛盾;墨子刚刚救了宋国确立了主体地位,士兵的粗鲁对待马上又颠覆了他的主体地位等等。

浏览次数:58|

鲁迅采薇读后感采薇:伯夷叔齐是老古董了些,却禁不住世人冷嘲热讽的,不食周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哼,难道薇不是周的?两位老人家大约是气死的。

“老先生,您好哇!”

 2990 积分

开初,是路旁的民众,驾前的武将,都吓得呆了;连周王手里的白牛尾巴也歪了过去。但叔齐刚说了四句话,却就听得一片哗啷声响,有好几把大刀从他们的头上砍下来。

“两个穷光蛋,真的什么也没有!”他满脸显出失望的颜色,转过头去,对小穷奇说。

刻薄,直接导致了伯夷叔齐兄弟的死亡。她对伯夷叔齐的奚落,从精神上给兄弟二人以致命的打击,扑灭了他们最后的希望。虽然她只是一个帮凶,因为她所说的一番话原本是出自她的老爷之口;但如果她有点良知,不那么刻薄,或许伯夷叔齐还会有生存的希望。更为可怕的是,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丝毫不以为然,反而变本加厉,对死者进行污蔑,大说风凉话。有这样的人存在,伯夷叔齐怎能不死?我想,鲁迅先生塑造这些形象,就是为了抨击批评那个时代的“小丙君”、“阿金姐”之徒;同时也为那些被迫害致死的人予以深深的同情。

学者还以为,文化是一国的命脉,学者是文化的灵魂,只要文化存在,华夏就存在,别的一切倒还在其次。他们认为华夏的人口太多了。。。减少一些倒也是致太平之道。

鲁迅采薇读后感成功点赞+1

文档星级: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采薇》批判锋芒所向,是多方面的,具体说就是针对30年代中国社会的形形色色的复古主义思潮以及国民党提倡的所谓 “新生活运动”、标榜中国封建社会的固有道德“礼义廉耻” 和“忠孝仁爱”“信义和平”的“以道德的复活,来求民族复兴的运动”,以及日本帝国主义所鼓吹的“王道”等等。鲁迅在致萧军的信中讲到,他写这类作品的目的,是要刨那些坏种的祖坟。这些人提倡复古、鼓吹 “王道”,鲁迅就致力于去刨出 “王道”的虚伪,凶恶以及其深刻的不可调和的内在的矛盾。同时,鲁迅还通过作品中的人物也批判了当时文坛上的种种不良倾向。如“第三种人”、梁实秋的“文学没有阶级性”、以及林语堂等人对小品文的提倡等等,也继续批判了国民性的劣根性。因此,作品的内容既是丰富的,也是深刻的。

其后的1923至1926年年间,中国经历了几次重大变动。段祺瑞政府上台执政,北伐战争以失败告终;1925年,上海“南京路大屠杀”,北京“女师大风潮”,以及“三一八大屠杀”等事件接连发生,恐怖反动势力的乌云笼罩了整个中国的上空。同年,中国思想界重现“读经”的主张,复古运动又再一次抬头。

伯夷和叔齐的言论行为性格都是有区别的,但是,他们的这些都源于一种礼教观念,那就是封建主义的所谓“先王之道”和“孝悌忠信仁爱和平”那一套。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是“恪守”并衷心维护的。他们的行为,都从这套理论中引发出来,但却产生了许多自相矛盾的破绽。如小丙君所讥:“通体都是矛盾”,矛盾虽表现在他们身上,但却不是他们个人的,而是他们所“恪守”、所奉行、所维护的那一套理论所固有的。比如叔齐弃国而走,是体现了“悌”,和“长幼有序”,但却又正违背了“先王之道”,违背父命,“自弃其先祖肆祀不答”;而伯夷的所为,固然遵奉了 “父命”,却仍然是“昏弃其家国……”;这就是矛盾。由此可以看见,伯夷叔齐的悲剧的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他们竭力维护的“先王之道”。换句话说,正是那种极不合理的 “先王之道”导致了他们的悲剧,他们是为其所信奉的“先王之道”吃掉的。由此可见,作者通过对伯夷、叔齐的一生的展示,揭露出了这种“先王之道”、“仁”、“义”等观念的不合理和不可调和的矛盾。

在谈话时,李伟滔语气平静,谈话中,他多次表示,这段时间比较忙。对此,他解释说,我们做科研的工作上没有固定的假期,可能和大家认为的老师不一样,我们在学校放假时比较忙,一是项目啊论文啊什么的需要申请,二是放假了人少,干扰的事情少,可以集中精力多做点事情。

文化和产业完美融合的,还有泡菜产业。“普通的蔬果成了畅销的产品,真的很了不起。”大家纷纷感叹。

上传日期:2017-05-14 11:44:34|

内容提示:温州师 院 学 报 ( 哲 学 社会 科学 版)9 9 11年 第4期鲁 迅 小 说 《 采 薇 》 的 深层意 蕴叶之 文伯夷、叔齐 的 故 事 几 乎 可 以 说是家 喻 户 晓 了。这 两 个 皇 子,相 互推让 帝位,双双 出逃,路 上偏 偏又撞 在 一起,双 双进 了 养 老 堂,不料 周 王 竟“以 臣 杀 君 ”,兄弟俩 为 表 抗议,毅然决 定 不 食 周 粟,逃 上 首 阳 山 采 薇 菜 充 饥 活 命,最终双 双饿 死。层 层 叠 叠的 历 代 史 料 对 这 个 故事 作过很多 记 载,鲁 迅 的 小说 《 采 薇 》 几 乎是原封 不 动 地搬 用 了 这 个 故 事 框 架,甚 至 在行文过 程中 象 《 补 天 ...

文档格式:PDF|

个人主义往简单说了即强调一个“我”字。有了“我”这个主体就必然存在“非我”的客体,于是就生出了“设立自我”与“遭遇他者”、“得到他者对我的承认”这几个命题。这三个命题似乎有先后的发生顺序但又息息相关。“设立自我”首先当然是自我的觉醒,有自觉为个体的意识,并得到对自我的承认。《<故事新编>中的“自我悖论”》中以女娲为例,醒来的女娲“觉得有什么不足”,又感到无聊。无聊看似现代化用语,当解释为“情绪上的无所依托”时就成为超越时空的共同情感了。总之,出于不满女娲开始造人,并从中获得了乐趣和成就感,完成了“设立自我”的第一步。但论文中判定女娲“设立自我”的最终失败,因为部分的自我是通过他者的承认才完成设立的。在“遭遇他者”中女娲和自己所造的人在思想上隔膜过深,无法交流,自然无法得到“人”的承认,甚至死后尸身都被践踏。

作品在塑造人物形象的时候,注意采用对比对照的方式来显示各人的性格面貌。伯夷叔齐是具有相同的礼教道德伦理观念的,但性格却有明显的差异。一般说来,伯夷显得稳重,迂腐和木讷,面对急剧变化的社会现实,往往束手无策而求助于“超然”、“闲适”、不问世事逃避现实;而叔齐则显得较为急切、精明、能干,而且有较强的决策力。比如,当叔齐听到周武王打了胜仗之后的所作所为,深感周武王的作法“不但不孝,也不仁”时,他急忙“返身跑进房里去”。当伯夷知道这一情况,竟失去了主张:“那么,怎么好呢?”只有向弟弟要办法了,而叔齐却显得那么成竹在胸:“我看还是走……。”对同一事件的不同态度,显示出二人性格的差异。而当华山遇寇时,“他们俩都吓得倒退了几步,伯夷竟发起抖来”,但叔齐却不同,在陡然遇险的惊惶之后,随即镇定下来,作品写道:“还是叔齐能干,索性走上前,问他们是什么人,有什么事。”偶发意外的情况,最容易考验出人的心理和性格素质,由此也可以见出夷齐二人性格的差异。

鲁迅采薇读后感界 中,他 们 这 币 卜行为 无 疑 是超 拔 的。他 们 的 礼让不 是一 般 地 客客 套 查地 走 过 场,兄 弟俩 为了这 个 甚 下 汉 双 弃 绝 了原 有 的 奢 华 生 活,逃 到 养 老 堂 吸 吃 胡.们 糙 糙 的 烙饼,过 若 寂 寞 觅 调 的` 扮活。诚 然,他 们 是 心 甘情 愿地 为 了 白 己 的追 求 才 选 择 了 这 种 牛 活方 式,因 而 他们 的 内 心 怕 当平 和。想 想他 们整天 地 坐 在阶 倍 上 晒 大 阳 的 情 景 吧,力 箕 撼 那 秋末 的 夕 阳 把 他们 两 部 白胡 子-照 得 闪 闪 发壳的 时 候,让 人感到 这 两 位 先 贤 在 清清静 静的生 活 中 过 得相 当 充 实。他 们的 内 心流 溢 着践 行 理 想的 愉 悦。遗 憾 的 是,周 王 发却 为 了 窃 取高位 左 捏 黄 斧头 右拿 白牛尾 威 风 凛凛 地大 动 干 戈 了。一 边是 想方设 法让位,一 边是 竭心尽 力 夺位,执 着地追 求着 别 样 人 生 的 伯 夷 叔齐 怎 么还 能 尽 已、地 吃 烙饼 晒 太 阳呢 ? 伯 夷叔齐 看 到 一 列 列 兵 丁 肩 着 九蔬 云罕 旗 开往 战场,实在忍 无 可 忍 了。“大 路 两 旁 的 民 众,个个 肃然 起 敬,没 有人 动 一 下,没 有 人 响 一 声。在 百 静-中,不提防叔齐却 拖 泞 伯 夷 直 扑 上 去,钻 过 刀」 个马 头,拉住 了周 王 的 马 嚼子,直 着 脖 子 嚷 起来, · ·…”口 睹 与 自 己 的 人 生 信条格格 不 入的 行 为,他们将 生 命 置 之 度 外,日 若 砍 头 的 危 险扣马 力谏。当然,他 们 的 劝 谏如 毗 蟀撼树 根本 没曰 什么 效 果。终生 希 冀 人 问 平和 宁静 的伯 夷 叔齐,眼 睁睁 看 着 尸 横 遍 野 血 流 成河 的 人 问 惨象,就象一 水 无能 的老父 眼 睁睁 看 着 路 人 肆 意 蹂嗬 自 己 的处一 女 ,内J 必 承载 着多 少 沉重 的 负 荷 啊 ! 伯 夷兄 弟 俩 的人生 信条 受 列 的 冲 击和 蔑 视 太令他们 难 堪 了。兄弟俩 在别 无 选 择的情 况 下,决定 不食周 粟,毅 然 走 出 养 老 院,隐 身 山 野。为 了 执 沂地践 行 自 己 认 定 的人 生 信 条,不 让 污 浊 的 世 界砧 污 内 心 深 处 那 纯 净 的 企 盼,伯 夷叔齐 已 经不 给 自 己 留 任 何退路,决 然 走 上 充 满 艰 辛的 殉 道 之 途。l lF一了 远 离} r 戈 火 的 首 阳山 ,他们 陡 然 间感 到 置 身 于理 想的 幽 栖 之 所。“只 见 新 叶 嫩 碧,土地 金 黄,野 草 里 开着 些 红红 白 白的小花,真是 连 看看 也 赏 心 悦 目 ”。能够 为 那 点内 心 真 性 活下 去,能 够 格守 自 己 的 人叫 生 信 条 ,这 比 什 么 都 重 要。有 了 这,艰难 的生活 也 变 得 可 以忍 受了。3 主 刀 体野生的 薇菜,都 被 他 们 烧出 那 么 多 花 色: “薇 汤,薇 羹,薇 酱,清 炖 薇,原 汤 炯 薇芽,生晒 嫩筱 叶 … …”但 是,偏 远 的山林 并没 有 为 他 们践行 独特 的人生信 条提 洪绝对的 保 证。蔽菜被 滚 得 透 来 透少,生 活 日 渐 艰 难 倒 还 在 其 次,“没 法挽 救 ” 的 是 i 廷 人 的干 扰。村 人 特 地上山 着 他 们,“有 的 当 他 们 名 人,有 的当 他们怪物,有 的 当 他 们 古 董。甚至 于 跟 着看 怎 样 采,围 若 看 怎 样 吃,指 手画 脚,问 长问 短,令 人头 昏。分而且 还 得 小心 冀冀地 对 付 他们“无微 不至”的“关 照”,“倘 使略 不 小 心,皱 一 皱 眉,就难 免 有 人 说是` 发脾 气, ”。甚 至 到 已 很难 采 到 薇 菜,要 费 许 多力 气走 许 多 路 才 能 找 到一 捧充 饥,伯 夷 叔 齐 一 天天消 瘦 下 去 的 情 况下,一山 ; }1 村“第 一 等高 人”小 丙 君一一炫 赫 于 世的姐 己 的 舅 公 的干 女婿 一 一 还 气宇轩 昂坐 轿进 山“威 风 凛凛 斩 钉 截 铁”地 指 责: “ ` 普 天 之 下 ,莫 非 王 土,,难 道 他 们 在吃 的 薇菜,不是 我 们 圣 上 的 吗!”伯 夷 叔 齐 的最后 一 道 防 线 也行 将 崩 溃。尤 其连 那 个 ; 2 0 来岁 的 阔 人 家 的 埠女 听 了 他 们不 食周 粟的 表 白后,“冷 笑 了 一 下”,竞然 也 象 小 丙 君一 样“威 风 凛 凛 斩 订 截 铁”地 说 了 同 样 的 话 ! 这 样,伯 夷、叔 齐 辛 辛 苦 苦 采来 烤 好 的 薇 也吃 不 下 去 了。除非放 弃 苦 苦追寻 了 数 哑 乍 均 人生 理想,伯 夷 叔 齐 已 没 有生 的 权力 了。悲剧 已 无 可 避 免,他 们“缩 成 一 团,死 在 山背后 的 石 洞里 ”。追 大 不 被 理 解 的人生 理想 是 多 么 不 容 易 ! 两 位 远古 先 贤的悲 惨 结 局,蕴 含 了 鲁迅 这 位执着于理 想追 求,在 悲 哀 之 雾遍 布 华 林 的 坎坷 荆 棘路 上 闯 荡 得 心 力 交 瘁的 哲 人的 多 少难 以 言 说的 辛 酸 和 苦涩 ! 正是 在 这 个 意义 上,我 说 《 采 薇 》 与 鲁 迅 的 人 生 经 验 密 切 相 关。即 使 伯 夷、叔 齐 饿 死 在首 阳 山,永 远 地 离 开 了 这 个 给 了 他们很 多 的 希 望和 绝 望 的世 界一. 工 2一

4.采薇

2月,“点亮欧洲心脏”大型元宵灯展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举行,带动了四川特色文化、旅游、餐饮和特色商品“走出去”。

全文阅读已结束,如果下载本文需要使用

伯夷的衣服穿好了,弟兄俩走出屋子,就觉得一阵冷气,赶紧缩紧了身子。伯夷向来不大走动,一出大门,很看得有些新鲜。不几步,叔齐就伸手向墙上一指,可真的贴着一张大告示:

鲁迅采薇读后感6.非攻:

文档星级: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难道他们在吃的薇,不是我们圣上的吗!”

“怎么样?”伯夷焦急的问。

本报讯(记者 刘春华)12月22日,记者从省委编办获悉,省委机构编制委员会近日印发《关于在部分行业实行岗位与编制适度分离管理的办法(试行)》,在基层教育、卫生、农技畜牧、乡镇派出所、检察室、法庭等与群众密切相关的部分基层行业实行岗位与编制适度分离管理(简称岗编适度分离)。

“免费车票”公益扶贫项目由省群团组织社会服务中心和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共同实施,项目初期将在凉山州普格、雷波、美姑3个县的10所学校进行试点,覆盖约1000名贫困学生。项目后期逐步推广到秦巴山区、乌蒙山区、大小凉山彝区、高原藏区“四大片区”,力争覆盖这些区域内处于义务教育阶段且上学步行时间超过2小时的贫困学生。

有一夜,是有星无月的夜。大家都睡得静静的了,门口却还有人在谈天。叔齐是向来不偷听人家谈话的,这一回可不知怎的,竟停了脚步,同时也侧着耳朵。

最后就作者的情感而言,司马迁对伯夷叔齐的遭遇致以了深切的同情,而鲁迅先生则不同。故事虽然具有悲剧色彩,但在文中却感受不出作者的同情;相反的是一种有节制的调侃和诙谐。 总之,《采薇》的创作,正如鲁迅先生在《故事新编》的序言中所写:“叙事有时也有一点旧书上的根据,有时却不过信口开河。而且因为自己的对于古人,不及对于今人的诚敬,所以仍不免时有油滑之处”。 二、《采薇》的思想内涵 我认为,要解读《采薇》的思想内涵,不能局限于文本本身,而是应结合整部《故事新编》的思想内容和作者的写作背景来探讨。 《故事新编》这部集子出版于一九三六年一月,创作时间前后长达十六年,属新历史小说。整部作品共收录了八篇小说,均作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其中《采薇》、《出关》、《起死》创作时间最晚。 在整部作品中,鲁迅先生既重塑了女娲、墨翟、大禹这样的英雄人物形象,描绘了他们的艰辛动人的事迹,歌颂了他们英勇牺牲的精神。同时也塑造了小丈夫、逢蒙这样的奸邪之徒,讽刺了那些卫道士和小人的丑恶嘴脸。而鲁迅先生本人就是中国的脊梁和社会的良心,他看得透、看得深,对国民有一种深沉而复杂的情感,他热爱祖国和人民,同时又“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渴望用自己的努力唤醒国人,期待着有人能为中国人找出一条出路,走出甘做奴隶或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而这时候的中国,正处在内忧外患的灾难之中。由此可看,《故事新编》中的这些英雄人物身上是寄托着鲁迅先生渴望救国救民的崇高情感的。 如果说前几篇小说是与现实社会紧密联系,而创作时间较晚的《采薇》、《出关》、《起死》则表现了鲁迅先生对人生历史的深刻思考。这三篇小说写于 1935年,距离作者去世仅有一年的时间。在经历了人生的风霜雪雨后,此时的作者一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对社会、人生、历史定会有着不一样的思考和认识。 而无论是崇高的爱国情感,还是对社会人生历史的思考,都将对他的创作造成影响。结合这样的背景和思考,再回归文本,我想《采薇》一文的思想内涵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在除旧布新的历史更迭中,人应该如何坚持自己理想和选择自己的人

“妈的纣王,一败,就奔上鹿台去了,”说话的大约是回来的伤兵。“妈的,他堆好宝贝,自己坐在中央,就点起火来。”

尼采曾经提出过精神的三种变形—骆驼—狮子—赤子。精神的最初形态应该是骆驼,谦卑坚忍的接受重负,也就是汲取。鲁迅先生有着丰厚的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积淀,也有着丰厚饱满的人生经历,这一阶段即是他奠基的阶段。情动于中而形于外,当有了丰厚的积淀后精神的形态即向狮子转型,他要掠夺,要自由,要成为荒漠之王。第一形态的积淀使他能够思考出自己生存的规则,并为之拼杀,找到“真理”中的破绽,创造出新的适应需要的价值。鲁迅先生可谓是一个极具攻击力和对社会的“公理”极具挑战性的人物了。先生的文笔简练辛辣,文字缺少含蓄的美,而是透着冷透着坚实,字字直指要害。鲁迅先生在灵魂深处饱含着坚定和痛苦,如同在精神荒原寻找自由的雄狮,为新规则的确立奉献巨大。第三种形态是赤子。尼采说赤子是无邪的,易忘的,一个新的开始。我认为鲁迅先生在写故事新编也就是人生中最后阶段时处于狮子和赤子的过渡阶段。此时的鲁迅先生处于身体衰弱,力不从心的状态里。然而从故事新编的内容中我们所读到的文字依然流畅诙谐针砭时弊,这不能不说明鲁迅先生的心境非常超脱,他的思想并不因为身体的病痛而迟钝麻木。然而鲁迅先生依然做不到完全的超脱,因为他实则是一个情感非常深厚的人。先生曾回答萧红的问题说自己对青年的爱是母性的,母性即悲悯,博大。一]怀着母性的一颗担忧之心的鲁迅先生无法做到超脱,他的心始终怀着深厚的情感和沉郁的忧虑,他是向往着超脱而不得的雄狮,他触碰到了赤子的手,却始终无法成为赤子。

“墨子在归途上,是走得较慢了,一则力乏,二则脚痛,三则干粮已经吃完,难免觉得肚子饿,四则事情已经办妥,不像来时的匆忙。然而比来时更晦气:一进宋国界,就被搜检了两回;走近都城,又遇到募捐救国队,募去了破包袱;到得南关外,又遭着大雨,到城门下想避避雨,被两个执戈的巡兵赶开了,淋得一身湿,从此鼻子塞了十多天。”

在鲁迅的诸多小说著作中,《故事新编》或许能用“独特”二字来形容。在《故事新编》中,作者对神话传说、历史故事的理解之深厚是无需置疑的。不过,他对“认真地讲旧故事”显然无意为之,相反地,他利用了这些旧题材,另起炉灶,建构了一个有别于传统历史书写的全新空间。比如,对于《补天》一文,鲁迅回忆当时写作的情况,在自序中写道:“首先是很认真的,虽然也不过去了弗洛特说来解释创造——人和文学的——缘起……中途停了笔,去看日报了,不幸正看见了谁——现在忘记了名字——的对于汪静之君的《蕙的风》的批评,他说要含泪哀求,请青年不要再写这样的文字。这可怜的阴险使我感到了滑稽,当再写到小说时,就无论如何,止不住有一个古衣冠的小丈夫,在女娲两腿之间出现了。”⑥可见,《补天》的出现其实与现实环境不无关系。在“旧故事”中,在看似严密的、拔高式的“神化情节”中,存在大量的空白和断裂,为重新书写和解释“真相”提供了发挥空间。

对小丙君和阿金的描写,也有对照性质。小丙君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帮闲。他的言行,既发自他见风使舵的本性,又有他急于讨好新王的用心,而阿金所说的话,则不过是对主子腔调的学舌,她只不过是奴才的奴才,但她也有她的特点,即她不能像小丙君那样有那一套“高深”的《文学概论》指导下的“诗论”,而长于制造流言,这正显示了长舌妇的特点。

全文阅读已结束,如果下载本文需要使用

鲁迅小说《采薇》之浅析 《采薇》出自鲁迅先生的历史小说集《故事新编》,小说取材于伯夷叔齐义不食周栗,采薇于首阳山,最后饿死山中的故事,在忠实于史料的基础上,加以大胆的想象生发,讲述了一个富于浪漫、幽默气息又带有悲剧色彩的故事。关于本篇小说的思想内涵,众学者说法不一。有揭露国民党走狗说,有揭露封建王道虚伪说,还有批判隐士逃避说等。 在反复读过这篇小说和参考相关资料后,我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当然就认识的准确性和深度来讲,是无法与学者相比的。在此我只是谈谈自己读过本篇小说后的一些粗浅的感受。 一、与史料的异同 自古以来,伯夷叔齐一直被视为忠义守节的典型,他们不屈于时,忠于自己的理想和信念,以品格、气节著称。韩兆琦先生在《中国古代的隐士》一书中将其称为节士型的隐士。 他们的事迹,在司马迁的《史记·伯夷列传》中有详细的记载,此处摘录其主要部分:“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陷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及饿且死,作歌,其辞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兮。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饿死于首阳山。其后,司马迁对伯夷叔齐的事迹发表了议论,对其遭遇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同时又对积仁好学者不得善终,而操行不轨者富厚累世的现实发出了感叹。 就情节而言,鲁迅先生的《采薇》与《伯夷列传》中的记载是无二的。不同在于小说《采薇》的篇幅达一万多字,远远超出司马迁的原作。在史料的基础上,鲁迅先生加以浪漫的想象和大胆地创新,以现代人的视角,增加了大量具有现代气息的语言和情节,给小说赋予了新的内涵。“小穷奇打劫”、“吃松针面”以及“小丙君阿金姐”等情节的增加,以及“展览会”等现代语的插入,使故事内容更加充实,增加了趣味性和诙谐感,同时也易于现代读者的理解和接受。 就叙事手法而言,《史记·伯夷列传》采用的是正叙,而《采薇》还增加了插叙,比如关于伯夷兄弟二人的身世叙述,就是采用了插叙的手法。这样的叙事手法既使故事情节显得灵活合理,又增加了小说的真实性和可读性。

当然在作品中,对于“先王之道”的揭露和攻击,并不仅止于在伯夷、叔齐形象的塑造上。作品中刻划周武王的笔墨虽不多,但却也刻划出了其残忍的性格面貌。而“归马于华山之阳”马队的肆虐,也都出现在周武王的治下。更有意思的是华山大王小穷奇,这个拦路抢劫的强盗头子,虽然“仁义道德”满口:“小人们也遵先王遗教,非常敬老,所以要请您老留下一点纪念品……”;甚至称搜身抢劫为“恭行天搜”;无论语言如何变化,目的只有一个;抢钱抢东西。这里所表现的,也正是“先王之道”的实质,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正是在周武王和穷奇的对照中,揭穿了“先王之道” 的虚伪和欺骗性。

《采薇》在《故事新编》中,是一篇现实主义的杰作,有的论者还认为,《采薇》与 《呐喊》、《彷徨》集中的著名篇章亦可比肩而立。确实,《采薇》的艺术成就是很高的。茅盾很欣赏《采薇》的艺术成就,他说:“《故事新编》中的《采薇》无一事无出处,从这样一篇小说就可以窥见鲁迅的博览。”“《采薇》却巧妙地化陈腐为神奇 (鹿授乳,叔齐有杀鹿之心,妇人讥夷齐,均见诸《列士传》、《古史考》、《金楼子》等书,阿金姐这名字是鲁迅给取的),旧说已足运用,故毋须再骋幻想。”(茅盾 《联系实际,学习鲁迅》)这里所说的是鲁迅对于文献资料的运用,在《故事新编》的《序言》中,鲁迅说: “对于历史小说,则以为博考文献,言必有据者,纵使有人讥为‘教授小说’,其实是很难组织之作。”《采薇》就是“很难组织”而又成功组织的作品,而且“并没有将古人写得更死”,作品中的各个人物甚至于只是稍现即逝的人物,也都写得活灵活现,既生动又清晰。要做到这一点,自然不仅是茅盾所说的“博览”所能办到的,也不是“毋须再骋幻想”,只是对材料作些铺排就可以达到的。这里面,鲁迅先生仍然是通过自己的艺术构思,驰骋了自己的艺术想象才能产生“起死人而肉白骨” 的艺术效果。

伯夷叔齐均为辽西孤竹国君之子,因为互让王位,逃离故国,去西周养老。在养老堂里,“伯夷最不留心闲事”,不关心社会和外界所发生的变化。当叔齐告诉他“好像这边就要动兵了”——即武王兴伐纣义师时,伯夷的看法是:“为了乐器动兵,是不合先王之道的。”他一再要叔齐“少出门,少说话”,练自己的太极拳。随着出兵的临近,伯夷也很难闲适了:他似乎觉得这碗平稳饭快要吃不稳了。此后就发生了武王出兵,伯夷、叔齐扣马而谏的事件,伯夷被跌昏,年轻太太热心地送姜汤,再后是关于大军渡津的战报不断地送来。真所谓“官民们都不肯给他们超然”。尤其是叔齐听来武王攻入鹿台之后的“不但不孝,也不仁”的传说,使他们终于决定离开养老堂到华山去,去华山的路上,又遇到了“归马于华山之阳”的马队,几乎被踏死,“恭行天搜”的华山大王小穷奇的出现,使他们不得不折向首阳山,在这里,兄弟二人互相照顾,靠着采薇过着看似“超然”、“闲适”的日子,但此时伯夷的“脾气又有些改变,从沉默成了多话”,竟泄露出自己兄弟俩的身份,以致招来了一大批看客和流言。最严重的是小内君的一番“大义凛然”的话和鸦头阿金的对主子话语的重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们在吃的薇。难道不是我们圣上的吗!”竟“好像一个大霹雳,震得他们发昏”,最终,“薇,自然是不吃,也吃不下”,饿死在首阳山。

鲁迅采薇读后感

与想象中的万人空巷迎接英雄回归所不同,墨子在《非攻》中的结局是出人意表的。尽管作者对墨子这样的孤独英雄依旧是报之戏谑,但从字里行间,我们仿佛还能听见作者渗入纸背的无奈叹息。

“谁知道呢。可是射了三箭,又拔出轻剑来,一砍,这才拿了黄斧头,嚓! 砍下他的脑袋来,挂在大白旗上。”

本文地址:http://www.hlcydb.com/duhougan/619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或有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